#1 石阳

欢迎大家在Apple Podcast、Spotify、任何泛播客平台或在这个网页上收听本集。

#1 石阳:建立海盗产业新秩序,华南海盗CEO郑一嫂的传奇一生

欢迎来到寻踪觅影播客的第一期!今天我们要讲述一个传奇海盗的故事。她的名字叫做石阳,小名叫做香菇。

你可能听说过她的其它名字。比如“郑一嫂“、“郑氏”—因为她的第一位丈夫叫做郑一。中国古代的已婚女性在婚后大多是以夫家的姓氏来称呼记载的。没有结婚的女性也常常以”姓加代称“来称呼,比如”孟姜女“,其实本意是”姜家的长女“,而这位女性自己的名字则没有被记载下来。

我们为播客取名的时候,其中的一个选项就是“知晓她姓名”。最后选择了寻踪觅影这个名字,但是“知晓她姓名”、叙述女性的历史仍然是我们想要做的事情。如果女性只能扮演没有姓名,没有声音的沉默陪衬,那我们的历史仍然会继续被遗忘、忽视与误解。

所以,今天在我们的播客与文章里,我们会尽可能以她的本名:石阳来称呼她。

华南海盗联盟的成立

石阳是一名清朝时期的海盗首领,生于1775年。在她的时代,尤其是1790到1810年之间,中国华南沿海的海盗人数、规模都快速而惊人的增长。

一开始,在中国广东沿海和内河地区,“海盗”大多是由渔民们或平民们担当,他们把海盗事业当作捕鱼季节之间用来补贴收入的副业。但是从18世纪末到19世纪初,短短几十年间,华南海盗们从民间松散的组织迅速发展到形成联盟。巅峰时期甚至组建了一个拥有6只舰队,2000只帆船,5到7万人的海盗联盟。而我们今天要讨论的传奇海盗石阳,就是这个海盗联盟的组建者之一,也是领导者、掌舵人本人。

当我们说到海盗,可能脑袋里首先浮现出的是加勒比海盗这样好莱坞电影里的形象。中国海盗在现代流行文化里,并没有什么“大IP”之类的存在感,我们很难一下子就想到有什么著名的历史故事、书籍或者影视作品是讲述中国海盗的故事的。但是,现实中的海盗活动在中国华南沿海地区、以及东南亚地区从未消停,反而一直都非常活跃。

比如1407年,明朝时期,郑和第一次下西洋,回程的时候就俘虏了当时最臭名昭著,最有权势的海盗陈祖义。陈祖义是广东人,其海盗船队最鼎盛时期超过一万人,主要在印度尼西亚附近活动,但是势力范围还包括日本,台湾海峡,南海和印度洋等地区。他让明朝政府非常头痛。但是郑和的船队擒获了陈祖义,然后他就被压审回国,随后问斩。

与此同时,欧洲正在进入大航海时代,欧洲各国都借由海路,向外探索。但回到明朝,郑和下西洋之后,中国的航海事业就突然中断了,尤其是官方的海军就不再注重发展扩张。关于这个话题有很多历史研究与分析,我们在此不再赘述。到清朝,海军依然存在,叫做大清水师,但大部分时间如一只纸老虎一般,有时连中国民间的海盗团体都打不过。

说回到石阳的时代,18世纪末19世纪初,中国东南沿海的海上贸易活动正在兴起。广州是当时中国对外贸易的专属港口,已经是一个非常忙碌、繁华的大城市。但同时,周边地区渔村里,渔民的生活又非常艰难困苦。不论在世上哪里,当海洋贸易发展,如果贸易路线沿线的地区又贫困落后,有时候甚至会被这些贸易活动所剥削,同时贫困地区的人民也无法参与这些贸易活动,无法“分一杯羹”,在这样的情况下,自然而然,海盗活动就会兴起。

尤其对于广东沿海地区来说,进行海盗活动是有得天独厚的条件的。

1) 这个地区有许多纷繁复杂的水道,包括运河与河流,还有大大小小的岛屿。有的岛屿有居民居住,海盗们可以依赖本地的居民获得补给,有的岛屿荒无人烟,海盗们可以借此藏身。同时,天高皇帝远,从广东一带沿海,海盗还很方便的逃到其它国家的境内,例如越南。

2) 广东地区许多所谓的海盗不是水手就是渔民。有设备(船),有技能,偶尔出海抢劫是很方便的事。

3) 因为贸易活动的兴起,走私活动也会兴起。而走私和海盗这两个职业道路其实是“可互换”的。许多海盗都做过走私生意,这些活动都会相互助长。

说到这里,虽然中国华南海域的走私和海盗活动日益猖獗,但是要更上一层楼,成为有势力的“犯罪组织”,还需要一个催化剂。同一时期在越南,发生了西山叛乱,阮氏三兄弟率领农民起义(西山是这三个兄弟出身的地区,因而这个地区叫做西山叛乱)。最后他们统一了越南,建立了西山政权。在起义的过程中,来自中国的海盗和越南起义军建立了合作与雇佣关系,从而获得了稳定的收入和合法性,海盗团队也逐渐发展壮大起来了。

西山起义成功之后,这些中国海盗主要在越南活动,根据每个季节的政治风向变动,这个群体可能是私掠者(私掠是指由国家颁发私掠许可证,授权个人攻击或劫掠他国船只的行为)、海盗、或走私者。海盗们总会选择最有利可图、风险最低的生意来做。

在这样的背景下,1801年,其中一位来自广东、主要在越南活动的海盗首领郑一到广东的花船(水上妓院),遇到了我们故事的主人公——石阳。当年她26岁,他们在同年结婚了。

在越南的泰山王朝期间,郑一是十几个有势力的领导人之一。而石阳在结婚之后,立刻上了船,随船生活,并且和郑一一起,领导他手下的海盗。

在他们结婚一年后,好景不长,西山王朝垮台,另一个政权(阮氏)上台。海盗团体被视为是潜在的敌人和罪犯,为了向清政府表示善意,新的越南政权开始围剿华南海盗。好几位盗首被杀,其它的海盗们纷纷逃回了广东沿海地区。

郑一的堂兄郑七就被越南政府所杀害,所以郑一继承了他的领导位置。在回到中国之后,这些海盗在短期形成了竞争关系,各个组织之间互相竞争、攻击,所以华南海盗的数量曾经一度减少。但是很快,这些较小的海盗团体开始合并,一个联盟渐渐形成了。值得一提的是,如果这些海盗依然留在越南,他们就没有统一的理由。如果西山政权没有覆灭,他们也没有回到中国的动力。看似是他们灰溜溜地逃回了中国,但他们却因此有了结盟的机会与动力。

在这个过程中,郑一和石阳这一对夫妻的合作非常重要。引用历史学家穆黛安的话,郑一是“统一者和族长”(“unifier and patriarch”) ,而石阳则是“组织者,管理者和整合资源的人”(“consolidator and organizer”)。

所以一个联盟成立了。这个联盟有6个舰队,以红旗,其余5个为黑、白、蓝、绿、黄。每支舰队都有自己的首领,首领们都对郑家效忠。他们签署了合约,比如每个联盟成员要遵守的纪律、职责,比如战利品如何分配,比如绑架俘虏以获得赎金应该如何谈判等等。他们也开始积极地招募新成员,还通过抓俘虏扩张——被俘虏的小男孩经常会被收养并成为海盗。

中国海盗社会中的女性

与西方海盗不同,中国没有“船上有女人代表着厄运会降临”的迷信。尽管在中国,按海盗的规定,只有已婚女性才能上海盗船。但是实际上,执行并不严格。比如船上会有很多女性俘虏和并未结婚的性工作者。

多数船队的成员都是单身男性,但有5 到 6 位配偶(妻妾)和船长住在一起住在船上的情况也不少见。

与此同时,也有很多女性担任海盗的职责。她们贡献自己的劳动力,在各式各样的船上担当摇橹划桨和撑篷掌舵的重任,她们也参与战斗。不过,通常情况下,你必须是海盗的妻子才能成为海盗。也就是说,作为女性,你只能通过婚姻来进入这个海盗团队,为之效力。石洋不是这个时期唯一的女海贼,但她最有名,权力最大的一个。

此时的华南海盗组织很大程度上像是一个政治家族企业。密切的家庭关系和义务对于这些船上的行动和邦联的结构至关重要。例如,郑一将他的妹妹嫁给了另一个著名的海盗头领,以保持两个权力海盗家族的关系。

关于海盗性侵的规定是:在海盗联邦内部,男性海盗对女性俘虏进行性侵犯会受到处分——除非性关系是“两厢情愿”,那也要立刻结婚,如果不结婚,两个人都会被处决。

为什么我们在强调是男性海盗对于女性俘虏进行侵犯而不是任何性侵犯呢?因为男性海盗之间(或者男性海盗和男性俘虏之间)的性关系在海上是司空见惯,不受处罚的。虽然回到了当时的大陆上,这被视为是一种犯罪行为。但是,因为同性性行为的犯罪处罚比“海盗罪‘要轻,所以其实在流传下来的庭审记录里面,很多海盗都会积极承认自己犯下了同性通奸的罪名,而不是海盗罪,以求获得较轻的处罚。

还有一些其它的规定也很有意思,比如海盗的收入来源之一是绑架人质获得赎金。那只要赎金被支付了,海盗是不能作弊的,人质要放回去。但是如果剁了几根手指再放回去。。。那是没有问题的。

但与此同时,海盗也可以“认领”漂亮的女性俘虏,娶其为妻。所以现在有很多资料会说“在郑一嫂/石阳”领导海盗时期,制定了一些保护女性的政策“,但是我们认为这还是见仁见智,用今天的标准来看,这些规定依然非常落后。

联盟壮大,石阳掌权

到 1805 年底,海盗联盟的规模是大清水师的 3 倍。但是1807 年,只有42岁的郑一在越南去世。有的资料说,他在暴风雨中掉入海中。又有人说他在为西山兄弟夺回越南而战时丧生。

而他去世后,石阳立刻行动了起来。其它海盗首领都盯着郑一的位置,石阳并不是理所当然的接班人。所以她先争取到同一家族男性亲属的支持,然后还选择了她和郑一的养子张保仔来实际管理红旗帮,也是集团中最强大的舰队。于此同时,然后石阳还和张保仔开始了一段情侣关系。

这么一来,石阳在海盗联盟的统治地位就巩固了。

石阳的领导风格非常有条理,也非常严格。与此同时,张保仔是一个花枝招展,很有感染力的人。他在15岁被海盗抓获,被郑一和石洋收养。他非常有才华,于是很快也就崭露头角,获得晋升的机会。据说他总穿一件紫色的长衫,戴着一条黑色的头巾。他还非常信教,给寺庙捐了很多钱,甚至在舰队最大的一艘船上建造了一座寺庙(古今中外的海盗都因靠天吃饭,非常迷信)。

在“干一单大的”之前,海盗会总是去寺庙里拜一拜,求签。如果海盗们要做出一个重大的决定,盗首们会聚集在船上的寺庙里,向和尚求证——而和尚说的话又总是很“巧合”地与张保仔的想法一致。

还有故事述说张保仔藏匿时,曾与附近一座大庙的司僧交好,每见清军来剿,他们就上香敲钟,提示张保仔去山洞躲避。今天的香港还保留有旅游景点“张保仔洞”,就是传说他曾经用来躲避官兵追捕的洞穴。

张保仔很有好奇心,愿意从西方的船只学习造船工艺、武器装备等等。当他袭击欧洲船只时,会观察对方的武器装备然后说“看看那门大炮,为什么我们没有?”然后过几周,海盗们就发现自己的船上换装备了。这样的张保仔作为一个非常有野心,花哨的人,和石阳沉稳细密的性格形成了对比。

海盗的“收费保险制”系统和其它

组建了邦联意味着海盗们可以集中资源干大事,可以有策略地计划,可以攻击更大的目标,俯瞰更广阔的领土。

起初,联盟仍然有“临时工”——人们来来去去,做一个季节性的海盗,下船后就再也不回来了。但发展到后来,邦联最终制定了一项规则,即一年至少要干8 个月,海盗成为了一个全职工作。

与传统海盗不同的是,华南海盗们在石阳的领导下,还发明了一个护照系统。船队、渔民和商人现在可以从海盗那里购买保险,联盟不仅不会抢劫他们,而且可以保证他们的安全。联盟再大,还有其他更小的海盗团伙会想要抢劫船只。海盗联盟确实兑现了承诺,保护了这些支付保险的船队不受别家海盗的抢劫。

因为邦联的规模和组织良好的结构,这个计划才得以成功。贸易船只们可以从岸上的“代理”购买这些保险。可以每年购买一次 – 然后续订,或为单次航行临时购买。海盗还在澳门、广州设立了办公室,类似于行政中心,银行,税务局一体的“政务局”。这也意味着华南海盗们不用“上顿不接下顿”了——这些中国海盗不必像西方海盗那样要秘密埋葬他们的宝藏。鼎盛时期,连东印度公司也在秘密支付这些保护费。

但与此同时,海盗联盟还是保持了他们的战斗力,并没有养尊处优。如果你不想付保护费,他们有能力再来抢劫你。而且海盗们现在有了更多的精力和资金来瞄准那些没有付款的船只。

海盗首领对执行保护者和被保护者双方达成的协议十分严格认真。或者说,在整个海岛联盟内部都很重视这一点。当海盗进行海上拦截时,被拦截者只要出示缴费证明即可放行。如果违反这一规定,海盗首领会断然下令部署对受害者进行赔偿。有一次,一位海盗头目误劫了一艘受保护的渔船,大盗首不仅命令他将船归还原主,还勒令他为这一错误向船主赔偿500西班牙银元。

华南海盗 1790-1810(美)穆黛安(Dian H.Murray)著 / 刘平译

海盗还和大清水师从同一家工厂购买火炮。 1808年,他们杀死了浙江省的水师提督(当时他受朝廷之命,访问广州,属于公职出游途中被杀害)。他们还一度击沉了大清水师 135 艘舰艇中的 63 艘。已经是到了公然和朝廷挑衅的地步。而他们不仅屡败大清水师官军,还曾经重创葡澳舰队,把澳门围困得几近断粮。还俘获过英国舰队,斩杀了数十名英国士兵。但是在最后一次围剿之中,清朝水师也曾联合澳门的葡萄牙人,组成中葡联军,合围红旗帮,一度将红旗帮的主力船队封锁在大屿山岛。

海盗联盟的投降和谈判

海盗联盟经历了井喷式的增长和快速的没落(被招安)。1800年,联盟尚未解体。到1805年,联盟的势力已经遍布广东省。到1810年,联盟已经被并入大清水师。

开始努力招安之后,清政府和海盗联盟进行了多次的谈判。联盟里面已经陆续有头目被政府说服,所以石阳在这个时候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多米诺骨牌一旦倒下就会形成连锁效应。政府要求海盗们必须交出所有出的船只,上岸定居。但是石阳和张保仔的谈判条件之一是要保留80艘船、5000部署,作为自我保护,也用来加入广东西部围剿海盗的战役。但是政府回绝了。这次谈判失败之后,张保仔算准风向与潮汐,与石阳一起集结大船三百只、火炮一千五百多门、部卒两万,还烧毁了附近的一大片村落,扬长而去,而官洋联军唯有望洋兴叹。

最终打破这一僵局的是郑一嫂 – 她决定前往广州直接与粤督谈判,并且不带任何武装。4月17日,郑一嫂不顾众人的反对,带了一个由17名妇女儿童组成的代表团亲赴广州面见白龄,其中包括张保的几位最密切的亲友的妻子。。。总督在接见他们时表达了愿意赦免海盗的意向。但是,一个与以前相同的问题又出现了,作为一个难以对付的讨价还价着者,郑一嫂仍然坚持应该允许张保保留一队帆船用于食盐贩卖。郑一嫂明白,时间掌握在她的手中,恢复海盗活动的威胁使她站在比百龄有利得多的位子上。对于百龄的所有其他提议,她一概漠然处之,直到最后百龄屈服于她的要求为止。

华南海盗 1790-1810(美)穆黛安(Dian H.Murray)著 / 刘平译

石洋人生的第二幕

张保仔投降后,很快在大清水师中节节高升。他还曾经帮助清政府获得有关鸦片走私船的线索。然而在1822年,他去世了,享年仅有36岁,死因不明。

1824年,两次丧偶的石阳在广州附近专注于抚养她和张保仔的儿子,但这个儿子并没有像他父亲那样有才能。1840 年,27 岁的儿子因赌博被捕,不久后因疾病去世。

1840 年 ,65 岁的石阳仍然身体健康,而她的故事还没有结束。她曾经起诉了一名政府官员,称他将她已故丈夫张保仔的一大笔银子收入囊中,虽然最终被裁决指控无效。之后,她开设了一家赌场,并于 1844 年去世,享年 69 岁。

影视作品中的石阳

在影视作品中,她曾经在加勒比海盗中的一个角色“Mistress Ching”的形象里现身。但是清夫人的形象非常刻板印象,是典型的妖魔鬼怪Dragon Lady的样子。关于张保仔倒是有好几部影视作品,但是石阳在其中要么完全没有出现,要么就是匆匆掠过。而张保仔本人还会被安排一个年轻的虚构女主角作为感情对象。或许,可能今天的社会和我们,仍然还不知道要怎么书写她的故事。这也是一个遗憾。

后记

在传统儒家社会,女性被禁止担任公职,被禁止进入公共场所,石阳的人生故事确实是一个传奇。然而,这并不是一个特例或是神话。我们从中国历史上其她有权势的女性身上也可以看到她的故事。

她显然非常有才华、聪明和有策略,但在当时的社会,如果没有借由婚姻,她很难有机会发挥自己的才能。但无论如何,她都不是一位“传统女性”,她从来没有做过温良顺从的主妇。海盗的水上世界在某种程度上给了她一种掩护,在这个远离中国传统社会的海上社会里,她能够施展自己的才华,赢得广泛的支持,哪怕她看起来如此“不守妇道”,和自己的养子金婚,但是依然各路海盗都跟随着她,拥戴她,把她视为联盟的维系者和领导者。她还充满自信地运筹帷幄,在她领导下的海盗联盟发展壮大,不论是从经济收益还是势力范围来说都得到了飞速的发展。

最终,还是她的谈判才能和“放低身段”却决不妥协的态度才让这个海盗联盟软着陆,这些海盗进入了大清水师,做到了当时绝无仅有的社会阶级跃层。

但可惜的是,一旦脱离了海盗群体的水天世界,回到了主流社会,她又被剥夺了这种崭露头角、发挥才能的机会,尽管她手下的海盗们纷纷因为她高超的谈判技巧而获得了政府的官职、军职,但大清水师却不可能接受一个女人这些职位。她从此被迫回淡出了公共社会与空间,正如当时的主流社会所愿。

因此,令人叹息的是,这依然是一个个例,一位女性的传奇故事不能代表女性的总体地位提升或是机会变得更加公平。 乐观的我们或许会想,如果这个联盟可以持续更长的时间,不被招安的话,可能也许我们可以看见女性总体地位在海盗群体里更加具体可观的变化。但是但是可惜的是,只有短短十几的时间,华南海盗就被正规化、被瓦解了。我们也失去了看到更进一步变化的可能。

书籍推荐

  1. 华南海盗 1790-1810(美)穆黛安(Dian H.Murray)著 / 刘平译
  2. Bandits at Sea: A Pirates Reader by C.R.Pennell, Chapter 13, Cheng I Sao in Fact and Fiction by Dian Murray https://www.amazon.com/Bandits-at-Sea-Pirates-Reader/dp/0814766781
  3. History of the Pirates who Infested the China Sea from 1807-1810 by Charles Fried Neumann https://www.amazon.com/History-Pirates-Infested-China-1807-1810/dp/1296374653

特殊声明

尽管我们想要尽量使用“她”而不是“他”来泛称一个性别不明或其性别不需要特地声明的人,但是在本文的叙述中,由于中国17世纪末,18世纪初的海盗群体依然是一个绝大多数男性的群体,所以我们大部分时间仍然使用了“他们”来代指这些海盗群体,以强调海盗群体中女性的少数和弱势的现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