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周莹

欢迎大家在Apple Podcast、Spotify、任何泛播客平台或此网页上收听本集。

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寻踪觅影新一期的节目。

在上一期节目的结尾我们聊到了清末女商人周莹的故事,以及根据她的故事改编的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圆》,收到了来自我们听众的反馈,所以我们这期就想从周莹的身世和故事作为引子来聊一聊古代女商人的故事。我们希望能通过史料和一些更加详实的资料来还原埋藏在历史里的女性人物的故事,为了这期节目查了不少资料,却发现记载女商人的史料或者资料少地可怜。一些富可敌国的女商人甚至在历史上的记载就短短几句话,这个我们下面也会介绍到。这让我非常的感慨,在男性主导的社会里抛头露面的这些女商人,凭借自己的头脑和劳动,创出一片天地,挣出自己的一番事业,”巾帼绣鞋不曾束缚她们,三从四德不曾禁锢住她们,在一代代的市井繁华中国,她们是一道别样的风景线“。但是在叙述中,她们却从客观的历史记述遁入奇谈欢想之中,与其说是真实的表述,不如说男权社会对职业女性的一种想象。(这是中华遗产的一段话)。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希望可以从这样的记载和叙述中,尽力还原和讨论当时她们真实的故事。

长期被误传的周莹的身世和故事

周莹她生于1868—1908年, 陕西三原鲁桥镇孟店村人。仅有的资料里经常以安吴寡妇来代替她的本名称呼她,即西安吴家的寡妇。但是今天的整个播客的过程我们会以她的本名周莹来提到她。

在一些文史资料中 , 把出嫁前的周莹 , 说成是 “大家闺秀 ”、“豪门千金 ”, 这与实际情况不太相符。周莹其曾祖父在清朝嘉庆时期是三原富商大户。但不知是什么原因 , 导致周家在咸丰年间情势急转直下。此时的周家不仅遭遇了家庭经济危机,即分家;还遭遇了同治初年的陕西回民的反清起义。至此,周家可以说是走上了家道中落的道路,而周莹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生的。也有资料说周莹其实是周家收养的养女,从小依靠着兄嫂长大,虽没有确切的史料依据 , 但 《重修泾阳县志 》对周莹身世的描述 ,也开以佐证周莹为周家养女之说。 《重修泾阳县志 》载 : (周莹 ) “少孤 , 依于兄嫂 , 年十六以兄嫂命归吴。” 以情理而言 , 周莹若是周家千金 , 骨肉血脉 , 周家怎么会舍得将她嫁给一个虽然有钱却是将死之人,我们下面会详细展开说 ! 果真如是 , “周莹是大家闺秀 ”就无从说起。不管如何,周莹并不是如传言中的富家千金,也不是电视剧中演的那般离谱的叫花子。

情势所迫 , 周莹成了 “安吴寡妇 ”

说完周莹的家庭背景,下面我们要说的其实是周莹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个转折点。

当周家日薄西山时 , 吴家却如日中天。在同治、光绪时期 , 吴家仍是泾阳富商大户 , 官宦人家。关于吴家如何富庶我们在这里就不多赘述了,我们把重点放在周莹身上。就是在这样两家如此悬殊背景的情况下,周莹嫁给了吴家的儿子吴聘。我们刚刚说到了“年十六以兄嫂命归吴 ”,其实侧面看出周莹、吴聘此前已由两家家长定亲联姻 , 只是未曾嫁娶。但是呢,这个吴聘身患重病 , 不久人世。所以当周家不景气时 , 吴家因有钱势 , 欲将前已定亲的周家养女周莹娶回 , 想通过婚庆 “红鸾照命 ”, 来冲散 “白虎凶星 ”, 使病人消灾免祸 , 逢凶化吉。就是我们说的冲喜。这正是我前面说这是周莹一生悲剧开始的原因。

花季少女的周莹 , 充当了家族联姻的牺牲品。虽在理中 , 但却有悖人情。因其太悖人情 ,更能理解周莹的悲苦人生。周莹就是在这种两难之中 , 迫于现状以及兄嫂之命 , 不得不在吴聘将要病死之际 , 嫁给吴聘。结果其实非常的惨,结婚才十天,吴聘就死了。从此以后,周莹就成了“吴安寡妇”。才十六岁就成为了寡妇,我光是想一想都很替她难过,更不要说至此她要背负起打理家业,管理一个家的重负,以及寡妇在她身上的道德枷锁,甚至日后成功经营起吴家的生意成为成功的女商人的一路转变和艰辛。想一想我十六岁在干嘛呢,什么都不懂吧,但是周莹已经要面对人生巨大的打击,最后成长为一个富甲一方的女商人,这一路走来的艰辛不难想象吧。更悲哀一个事实是,这次无比短暂婚姻是成就周莹作为女性的经商和管理才能的契机,但同时也是她很不幸的生活的开端。然而即使是这么优秀的女性,后世文献提起她的时候多半还是”安吴寡妇“,没有自己姓名的女人。佩服她的同时,不得不再次惋惜这整个过程完全没有被记在下来,反倒是吴家父辈的风光倒是有不少记载。

周莹带领下的吴氏生意到底有多厉害?

接下来我们想给大家介绍一下在周莹带领下的吴氏生意到底有多厉害?怎么能让她一个寡妇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这么出名。其实周莹的人生记录从她结婚成为寡妇之后就中断了。之后对于她如何做生意的,怎么把吴氏生意做大的都只有只言片语的记载或是侧面的一些史实可以反映,比如说她被封诰命,以及和慈禧太后的传闻等等,一会我们会提到。

对在周莹带领下的吴家生意比较详实的一段记述,其实是陕西省地方志里的一段记载:吴家有多个优秀总管,个个多谋善断、经营有方。周莹对他们恩威并用,处处倚重,很快使衰败的商号重新兴旺起来,又先后在上海、四川、陕西设淮盐总号分店,还在甘肃设立以经营药材为主和在湖北设立以经营布匹为主的商号、店铺。几年下来,各大商埠、码头都有吴家的生意。在陕西,泾阳、三原、高陵有吴家的当铺、药铺,淳化、口镇等地有吴家的油坊、酒坊、粮店、米号。当时民间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吴家的伙计走州过县,不吃别家的饭,不住别家的店。”其商号、作坊分布之广,资本、财力积累之快,可以想见。

周莹在迅速积累这些财富的同时也大量的购买土地。她颇具投资眼光,看到灾荒的这个时代背景,廉价购地五六百亩;还购置、修建了20多院房产,首尾相接,占了半条街。农、商、房产结合,这样呢吴家可真是“财源滚滚”,“日进斗金”。周莹在拥有这些财富后,除一部分投入扩大经营,投入相当一部分的财富在修建自己的“家”上面。她在安吴堡内大兴土木,指令工匠仿照北京紫禁城,修了一座堡内之城,叫内城。内城分偏正两院,正院仅一座大厅就有房百余间,但这么大“房子”只有她和养子吴怀先二人住。她除在安吴修建花园之外,还在邻近的寇家村修了一座夏可避暑,冬可取暖,亭台楼榭一应俱全的大花园。这一大段记述听下来,我们基本可以想象当时周莹带领的吴家商业帝国有多大,财富有多少,叫周莹女富豪的话完全不是夸张。并且大家要知道这个时候已经是清末时期,甚至出现饥荒了,周莹的生活水准是普通民众绝对无法企及的。

另外两个侧面反映周莹财富之巨的事实,一个是发生在光绪十一年 (1885),宣统 《重修泾阳县志 》记载当地需要修县文庙,周莹呢一人揽下了修缮的本来就非常破败的文县的工程,修了三年才竣工,花费了四万两白银。她本人因为这个事情被诰封二品夫人。(“县文庙自壬戌 (当指同治元年即 1862年 ) 乱颓圮。周 (周莹 ) 承夫志 , 独立认修 , 三年竣工 , 费金四万余。事闻 , 给二品封典“)。另一件事情是当义和团运动失败 , 八国联军进入北京 , 清朝政府危在旦夕。慈禧太后挟光绪皇帝于1900年七月二十一日逃离北京 , 九月初四抵达西安。逃亡中的政府自然是花销巨大,于是当地的官员就向当地的富商招募捐钱,周莹在这个时候非常积极的响应,也是《重修泾阳县志 》中记载说她,这个是原文“捐十万金助赈”,但是我也有看到说是十万银的,总之是一笔不小的捐款。为什么呢,因为周莹因为这个捐款受到了一品夫人的封赏。我读这段的时候很好奇哈,十万金或者十万银到底是多少钱呢?我没有查到清末时期具体的金价或者银价,但是我查到了一个不一定准确的物价。清朝康熙年间,一个普通短工一天30文;高级技工一天100-200文左右;按月领取的普通工人,月薪在300-1500文之间,一个月连1两银子都拿不到;地主家的长工,年薪也不过10两左右。这还是清朝鼎盛时期普通人的工资,那么大家可以想象在清末捐出这么一大笔数目的捐款,可以窥见周莹带领下的吴家是多么的富庶了。其实没有记载说当时周莹是陕西的女首富,但是我相信这样的财力也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女富商,甚至说不定全国富商排行榜也是可以榜上有名的。

没有文献记载的民间传说

另外一个广为流传,关于周莹的故事是慈禧认周莹为 “干女儿 ”, 以及周莹赠送屏风给慈禧太后作为生日寿礼之事。这个故事也被拍进了电视剧里面。但是其实这属于民间传说 ,并无资料依据。但现实中这个屏风确实收藏于如今的陕西省图书馆。

虽说是无事实记载,我查询一篇文献的作者认为:“在周莹助赈捐银、进献宝物之后 , 及至慈禧以光绪皇帝之名诰封她为 “一品夫人 ”的情况下 , 如果慈禧认周莹为干女儿 , 也是情理之中。”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泾阳史话续集 》中有记载,慈禧逃亡的生日时,收到了周莹进献的包括珍珠手串,金猴,金佛像等等名贵的生日贺礼。而且当时慈禧拒绝了王公大臣、地方大员铺张庆贺(其实真的也没钱庆贺lol),那么很有可能是接见了当地的富商,并接受了他们的贺礼,周莹就可能在其列。当然综上所述 , 关于慈禧太后认周莹为干女儿 , 以及她赠送屏风给慈禧太后作为寿礼之说 , 虽然缺少文献资料佐证 , 但情宜理通。但是这个附会的传说其实给周莹的人生增添一分传奇色彩。

除了周莹之外,我们还想聊聊中国古代其她的女性商人

我们上一集也提到过,在中国古代封建社会,传统儒家社会的女性,是被禁止担任公职的。女性也没有参与科举考试的资格、或者是参军的机会,所以才会有梁山伯和祝英台、或者花木兰这样的历史故事与传说。在社会的统治阶层中,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士大夫中,女性是完全没有上升通道和参与机会的。

在这里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例子,《太平广记》里有一个故事记载了一位盐商的儿子参加科举登科的故事,但是这个故事的名字叫做《关图妹》(关图的妹妹,当然这又是一个没有留下名字的女性,我们只知道她的男性亲属(哥哥)的名字叫做关图):“关图有一妹甚聪惠,文学书札,罔不动人……图常语同僚曰:“某家有一进士,所恨不栉耳“。(栉耳在这里是说把头发束起来,是古代,主要是唐代古代男子的一种发式)。有卤贾(盐商,卤:盐卤。贾:商贾)常某者囊畜千金三峡人也……有一子,状貌颇有儒雅之风纪,而略晓文墨,图以妹妻之,则常修也,关氏乃与修读书,习二十余年,才学优博,越绝流辈,咸通六年(唐朝)登科(科举时代应考人被录取)。

太平广记是一个纪实小说,取材以汉代至宋代初期的纪实故事为主。当然里面还有很多鬼神故事。但是这一则是非常写实的故事。一个商人的儿子,虽然是平民百姓,但是可以去参加科举考试,至少是可以去尝试进入这个当时社会阶层的上升通道。但是,这个关图的妹妹,非常聪慧,很有文才,她的哥哥到处跟人说家里有一个进士。但是她当然是没有办法去真的参加科举考试的。那她被他的哥哥嫁给了盐商的儿子,陪她的丈夫读书。这个丈夫只是“略晓文墨“而已,然后学了二十年!!才考上。

好这个故事说完了,我读的时候真的非常生气。所以我很想“夹带私货”,把这个故事讲出来。但是回到我们本期的主题,这个故事也说明了女性是不能参与科举考试的,再有才能也不能,只能给丈夫陪读。但是从商呢?至少是没有法律上严格的禁令,说女性从商是违法的。

那女性商人,在中国的历史和世界的历史上是一直都未曾缺席的。而我们知道的,被记载的女性商人,则都有一个共同点,她们很多都是寡妇。比如早在秦朝,就有巴清寡妇。司马迁在《史记》里记载她作为当时著名的商人,她(丈夫家)的祖先传下朱砂矿,几代人因而发家致富。她是一个寡妇,能够守住现任的家业,用自己的财富保护自己,而秦始皇把她看作是一位贞妇,对她以礼相待,为她建造了女怀清台。那巴清寡妇,她的名字是“清”,巴是指巴郡,是一个地名。我们至少是知道她的名字的。作为一位大工商业主,她可以说是中国最早记载的最早的女企业家。而且是“正史”记载的。

唐朝开放的氛围和常见的女性从商之风

说回到历史,在中国古代的封建社会中,平民百姓又大致分为士(shi)农工商四种。士是读书人,农就是农民,工是工匠,商则就是商贾。那其实在唐代,经商的平民百姓的数量才大大增加,因为之前,世家豪族控制了绝大多数的资源。土地,官职与政治权利都掌握在手。因此民间从商者非常之少。但是在唐代开始,则有了禁止官员从商的政策。《旧唐书》里面记载:“食禄之家,不得与下人争利。工商杂类,不得预于士伍。*

那这个政策当然使得民间商业发展。尤其是唐代中叶之后,工商业税对于政府的财政收入来说比重变多,所以民间工商业的发展和政府的收入息息相关。在商品经济的发展就带动了一批富民阶层的财富累积。所以唐朝记载女子经商的故事非常多。比如《太平广记》里面还有一些其她唐朝的女性商人,例如“卖菜家妪“,还有卖酒的,卖茶的,卖鞋卖衣服的,开设酒肆、客栈的,那这基本上囊括了零售业、餐饮业、服务业。当然我们还是要提到,《太平广记》是“纪实性小说”,而且记录的这些女子通常都无名无姓,所以无法考证。但这些故事来源于当时的社会生活,说明了当时女子经商并不是惊世骇俗之事。

但是后来到了宋朝,主要是南宋时期,礼教运动的出现导致对女性的约束大大增加。我们再到近代的明清,女性商人就更加少见了。清朝的《聊斋志异》中,虽然很多女商人的描写,很多都非常精彩,但是都是鬼故事。非常可惜。

周莹是一个很可贵的例子。虽然她的故事在流行文化中的版本有很多的杜撰,但是我认为至少她不是被妖魔鬼怪了的一个女商人。我认为我们上集讲述的石阳也是一位杰出的女商人,同样也是一位寡妇,也没有那么被妖魔化。但是同时我们也要考虑,石阳和周莹都离我们更近。

被妖魔化的女商人形象与杜撰

被妖魔化的女商人有一个很著名的例子:《太平广记》里面记载了唐朝的一个故事,《神仙四十二卷》-《李仙人》。洛阳的高五娘,姿色美丽,再婚嫁给了李仙人。而李仙人是天上贬低到人间的神仙。他自从和高五娘结婚之后,以炼金的法术作为职业,高五娘也学会了他的法术。然后李仙人被召唤回天上了,临走之前他告诫高五娘,炼金只能自给自足就好了,不可以把这个技术教给别人,要谨慎。但是高五娘后来卖出了很多银两,所以被告发。然后当地的一个官员秘密召唤高五娘,她给这个官员少了很多银器,然后不到一年,高五娘和这个地方官员都去世了。人们认为这是上天在惩罚他们。

我觉得这是一个规劝女性的故事。你也可以说是规劝人们不要贪得无厌的故事,但是主人公是女性。她还是一个再婚的女性,那虽然太平广记没有说她之前的故事,但是当时再婚,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她守寡了。。。而不是离婚了。这个女性还不能自己有才能,有才能了一定是一个神仙丈夫教给她的(这当然无法取证)。然后她学到了技术就贪得无厌了!所以在这样的视角下,女性的经商才能都一定是”歪门邪道”而获得的。或许也遇到了贵人,仙人,聊斋志异里面还有女性技能从从“白莲教”习得,又或许是妖精传授。反正都不是自己的才能。以及除了妖魔鬼怪女商人,还有“邪恶女商人“。比如水浒传里孙二娘卖人肉包子。

男性视角下的古代女商人

讲到最后,我们想说的一点就是今天我们读到的女商人的叙述,包括史记,包括聊斋志异,其实都是来自于男性的书写,铁打的男性视角。在宋代礼教运动之下的男性视角,就更加的对女性有非常多的这种贞操德行方面的禁锢了。我们在说到贞操,贞操观念的束缚对于女性经商其实是一个非常大的阻碍。封建时期,寡妇想要改嫁是很难的改嫁。那一旦守寡,好似你就有一个不同的身份,要成为一个努力要立贞洁牌坊的人,你仿佛成为了一个符号。而没有结婚的女性去从商,人家又会说,你怎么可以这样抛头露面,在男人之间周旋?所以寡妇得以经商,它其实只是一个封建社会一些传统管你啊女的副产品,并不是说社会真的对寡妇“宽容”了。

那其实今天我们不仅说到周莹,因为他们还讲到其他的几位。女性商人,不管是传说中的故事里面的,还是传说和史正史相结合的,我觉得我能够去读到这些仅有的史料,非常幸运,但是也是一种遗憾。尽管说周莹这部电视剧有很多杜撰的成分,玛丽苏的成分,但是我觉得总体来说这样的影视作品越多越好,我还是很希望很愿意也去支持这样的影视作品。

阅读推荐

  1. 不得不说的安吴寡妇周莹/ 杨居让/ 陕西省图书馆 , 西安
  2. 安吴寡妇,陕西省地方志
  3. 隐约于奇谈中的古代女商人,中华遗产2017第八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